欢迎来到手机版永利集团-永利集团304官网有限公司

历史故事

高校惊魂之四夜三天

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20-01-15 15:58 浏览量:73

这次恐怖的旅程,只有三天四夜,我用笔记录着它的发生,也是三天四夜 第一夜 一个昏暗的下午,高考分数线下来了,自己那可怜的分数与本科专科遥不可及。但是母亲还是很希望我能成才,所以就替我报了一所民办大学。 这所民办大学据说在济南市,根本不需要什麽高考分数,学费又出奇的便宜,最重要的是似乎没有几个人报,因此好专业都是可以挑得着。 报名没几天就收到了录取通知,另付了火车票,上面的时间准确的写着七点锺从青岛发车,列车需要运行五个小时,也就是说,我可以在午夜十二点到达济南。 到了火车站,灰黄的夕阳已经沈到了海的负面,整个青岛仿佛早就沈默於黑暗了。我在约定的地方站了一会儿,看到几个学生围在一个举着繁体牌子的男子身边,那牌子上整齐的写着:济木学院。我哑然一笑──济木学院,颇为土气的名字,但的确是自己报的学校。 於是我也走了过去把报名单交给了那个男人,那个男人穿着不合夏季时令的厚重的服装──长衣长裤,仿佛把自己裹了一个严实,不知道是不是天太黑的原因竟然看不太清他的面孔。 说实话,我并不怎麽喜欢这趟414次列车,完完全全是那种老式的,空调双层的齐鲁号显然是要好得多,特别是好像由於是晚间车没有多少人似的,但还好有同学陪着,大家都有说有笑,然而坐在我们背面的老师却很沈寂,仿佛已经睡了过去似的,如同死了般。 我们这几个学生中,身材较壮实的阿威和我挺合得来,尤其一点就是我们都爱听鬼故事,还没出青岛市,就听他一口气的说了十几个,惹得胆子较小的女生菲儿心中一阵阵发麻,小玲的表现还算不错,睁着大大眼睛努力记完一个又一个。然而莫名的困意袭上心头,竟然想睡觉,这时看了看表才只有晚上七点半,只听阿威道:搞什麽鬼!那麽困!於是四人两两依偎的睡了。 朦胧中,老师把我们叫起来并告诉已经到济南了,我们都爬在车窗上望着窗外的景色,但都很悲哀,因为它们都已沈沦到黑暗当中了。 火车的速度逐渐减慢,过了一会儿传来刹车的声音,果然是进站了。於是大家起身拿行李,这时菲儿的眼中在扫描过四周後流露出异样的恐怖,悄悄的说:怎麽没有一个人?连差票的列车乘务员都没有。阿威憨然一笑道:姑娘是不是刚才吓傻了,济南是最後一战嘛,也许刚才乘务员已经和吴老师查完票了。 吴老师也就是我们的那个带队老师,此时他回过头来告诉我们要下车,这时我才看清了他的面孔,灰色的眼睛分外无神,皮肤在昏惨惨的灯光下更显白皙。 只记得和吴老师一路走着,在黑夜里一个接一个的走着,总是过了一会,娇气的菲儿就怨声载道的说:老师还有多远。吴老师却不回头,嘴里念叨着:就到了,就到了。 就到了,就到了。 黑夜中的时间仿佛也发生了混乱,我无法理清我们几人花了多长的时间走这条道路,总之当再次的疲乏涌上心头的时候,眼帘中才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颇为破落的建筑,正门还算宽敞,上面有用繁体从右到左书写的济木学院四个字,让人仿佛坠入了历史的轮回,忘却了自己还活在现世。 我们几人尾随着吴老师从正门进去,走过了还算挺拔的教学楼,又穿过一条窄小的游廊,一个静谧的花园就呈现在眼前,说是花园,其实名号是不正的,但是中央的那棵参天大树就让人惊讶不止,那弯曲的虬枝,张牙舞爪的向四面伸展开来,仿佛要申入建在一边的血色的学生宿舍一样。菲儿唯唯诺诺的搀住小玲的胳膊,说:玲姐,这个树可真怕人啊!阿威回头笑道:古今往来关於树的鬼故事可多呢,如聊斋中的兰若寺旁的树妖,对了,最近香港那边风传一个鬼故事,说有一个年轻人和她母亲去郊外游玩,然後到一棵参天大树下用餐,打开饭盒後,发现里面全都是碎树枝,你们猜猜谁吃了她们的午饭?菲儿听到此刻一声尖叫,泪珠儿也淌了出来,小玲怨道:阿威,你吓唬菲儿干什麽。阿威却火上浇油的笑着。此时吴老师却转过身来,幽幽的道:不要乱说话不知怎的,我感觉到他的话中带有一丝恐惧,仿佛有人要把他生吃了一样,男生在宿舍1的402室,女生到宿舍2的402室,两个人一个房间。说罢,吴老师把钥匙给了我们,自己向教师宿舍那面走去,慢慢消失在黑暗中。小玲一声冷笑:好奇怪的人! 我们把行李分好後,就去了各自的宿舍。 阿威和我是在四楼的第二间房,也就是说,除了1号房间其他房间还没有安排住人。房间还算不错,十个平方米对两个人来说甚至有些阔绰,夜有分立的床位,不用保受上下床的折磨,书桌还算干净,但唯一让人不舒服的是外面摇曳的树枝,那奇形怪状的生命,让人从心里生出恐惧来。 我回头看见阿威把衣服放好後自己躺在床上,圆睁着两眼,不由得说道:阿威,你别那样,真的很吓人。阿威听後朝我憨笑道:在火车上都睡了五个小时,所以很精神,刚才想事情呢! 我释然了,随後又不得不全身痉挛似的紧张,原因是阿威说了让人不寒而栗的话──他呆了半晌,然後拍拍我的肩膀,说:小冬,你知道我刚才想什麽吗?你知道刚才小玲的话是什麽意思吗?我笑道:不是就觉得人家吴老师神秘吗?此刻,他的眼神有呆滞了,半天才吐出一句话:你和菲儿都是近视眼,黑天里看不到什麽,我和小玲却看得真真切切,他──走到那里一下子就不见了! 我突然间感到头晕目眩,有种非常想呕吐的感觉,我强忍住後,试探的说:你的意思是,他消失了?阿威点点头,然後突然拉着我的手,说:走,我们去看看,那里是否有什麽东西。我慌了神的向後退,我知道自己心里的恐怖达到了极点,虽然我爱听鬼故事,但是我只是将这作为一种娱乐,我不愿意这是真真切切的! 然而心里又很明白,如果弄不明白,这个学校是没法呆下去了。 於是跟阿威蹑手蹑脚的跑下四楼,转了个弯,悄悄的向教师宿舍走去。 我从来没有感受过夜是那麽的黑,心中怀揣着巨大的恐怖正是这种感觉的使作俑者。然而突然听阿威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叫声,我问他,怎麽了,他的嘴半张着,但很快又闭上了,我砖头一看,吓了一跳──是吴老师──在黑夜中,就算是你的至亲,在莫名的时刻站在你的背後也会让人吓的魂飞魄散,何止,这还是我们刚认识的老师。 反正,不知道怎麽收场的,我们又回到了宿舍,只记得老师骂了我们很多,回到宿舍本应是谁不着的,谁知在窗外夜中的沙沙声,却将我们慢慢催眠,推向无知的境地 第一夜完 第一天与第二夜 不知道为何,沈睡得如此之快,仿若先前在火车上的睡眠完全不存在般,而刚才的惊魂却又不能成为玩味而让人的精神振奋,真的就这样一下的睡过去了。 梦境中,我和阿威到了一所寺庙,我总是不对寺庙敢兴趣的,偏就拉着阿威往外走,阿威却不挪动半步,然後挤出来一句话:那里有树!梦中的我心里一阵哄笑:本不是自称能耐吗?却又害怕起树林来。 外面很黑,树林的确有一种一样的色彩,然而我却冲了进去,记得那是怎样的摸索,磕磕碰碰,直到眼睛适应了黑暗,才发现这是如此复杂的一座迷宫,中间却有一棵极大的树,树枝如蛇一般弯曲着,我环着它而行,步伐十分沈重,心中已经感觉到有一种未知在等着我。 果然,一幅惨淡的景色就在眼前──菲儿,小玲都直挺挺的吊在树上!她们本来迷人的双眼现在已经突出了眼眶,直勾勾的盯着我,此时,一根粗壮的枝干抓了过来,死死的缠住我的脖子,然後尖端的部分插入我的脊梁,然後吸食我的血液和骨髓,那一刹那我感到无尽的失落,眼前甚至出现了好多幻象──是阿威!还有一些学生们,我向他们求救,却没人反应。 姑且算是白天开始了,反正我已经觉得外面天已大亮,外面夜有洗脸漱口的声音,我微微的睁开眼,看了一下摆在床头柜上的闹锺,已经早晨六点了,再仔细一看,并非我们带来的那一个闹锺──是学校为我们准备的,我把阿威推了起来,他迷迷糊糊的,随口就问是不是黄昏了,我笑道,你睡晕了,现在是早晨六点。他突然清醒了,然後抬起手腕看了看自己的手表,反问道:怎麽可能,我的电子表明明是6:00pm!我凑过去一看,果然。但窗外的景色告诉我,他的表坏了。

栏目热搜词

关于我们

网址: http://www.delamare-arts.com